,欢迎访问烟台妇女网! 烟台妇联主办 | 加入收藏
 
巾帼风采
+ 您当前的位置 :烟台妇女网 > 女性视界 > 巾帼风采 正文 
将自家变成秘密联络站,在敌人眼皮底下发传单……英雄大娘不简单!
2019-07-03 09:17  市妇联宣传部

 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,胶东大地上有这样一个人,常常在山间小路上奔走着,为党传送着重要情报。在漆黑的夜里,她翻越重山,趟过冰河,把传单贴到了敌人“心脏”;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她撕破夹袄作绷带,拖着伤腿救伤员……这个人是谁呢?她就是栖霞县官道一带远近闻名的郭大娘。

  投身革命

  郭大娘名为吴胜令,因婆家姓郭,因此人们都称她“郭大娘”。旧社会,郭大娘饱尝了黄连苦,16岁父母暴病双亡,17岁出嫁到孙家洼村。婆家也是一贫如洗,婆母生前治病欠下一大堆债。为了还债,丈夫只好给地主去扛活,郭大娘领着孩子串村走户要饭吃。春去秋来,年复一年,孩子已经排到第八个,生活的担子越来越重。为谋生,丈夫只好扔下一家大小下了关东。郭大娘一人要饭,怎能喂饱八个孩子?1936年四儿子、五儿子相继饿死,郭大娘抱着儿子骨瘦如柴的尸体,愤愤地想:这是什么世道!种田的饿肚子,盖房的睡牛棚,穷人啥时能有个出头日子!

  党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群众运动,在沉睡几千年的中国大地爆发了!1938年,抗日的烈火燃到了栖霞大地,1939年秋,郭大娘加入了以佛教会作掩护的党的地下外围组织。她积极协助党开展地下工作,先后动员了自己娘家的两个姐姐、四个侄子、四个侄媳及外甥等人参加地下工作。1941年春,郭大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从此,她工作更积极了。她不仅是优秀的宣传员,还担任了我党的地下交通员,负责栖霞、莱阳、招远一线的情报工作,她的家也成了党的秘密联络站。

  智送情报

  郭大娘多次化装成走亲戚的、要饭的,到几十里外的村庄送情报,穿过道道封锁线,机智勇敢地完成党交给的任务。

  1941年7月的一大清早,上级党组织又送来了一份重要情报,要求马上交给栾家店的党组织。郭大娘接受任务后,立刻把情报藏在鞋帮子里面,扮成走亲戚的,挎上篮子出了门。从孙家洼到栾家店有8里路,大路上敌人据点林立,封锁森严。郭大娘只好走小路,到了八甲府村南一块高地上,她警惕地四下一望,突然发现远处有两个伪军正跟踪而来,真是冤家路窄!脚下是一块平地无处藏身,怎么办?

  “先藏情报要紧!”郭大娘急忙跑到一块地堰下,取出情报,快速藏在发簪子里。这一切只发生在一刹那,那俩家伙还没反应过来,郭大娘已站起来往一条岔路上走去。两个家伙也尾随而来,其中一个已抽出了匣子枪。糟了,遇上恶魔了!郭大娘一边走,一边想着甩开敌人的办法。突然,她发现路旁的坟地里有一座新坟,便急中生智,抬脚朝新坟奔去。到了坟前,放下篮子,摆出鸡蛋,坐下就哭“妈”,边哭边偷偷看着敌人跟上来没有。那两个坏蛋老远一看是个哭坟的,便放慢了脚步,郭大娘见他们正在犹豫,便索性扯起嗓子大哭起来,边哭边喊:“妈呀,你扔下俺,好狠心呀……”两个家伙停下来看了一会,没发现什么疑点,嘀咕了一阵,便向南照村走去。瞅着敌人走远了,郭大娘才将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,嗓子嚎得发干,眼泪却一滴没掉。“蠢猪!”她朝着敌人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,便急忙收拾好篮子上了路。边走边想起刚才演的那场戏,禁不住笑了起来。就这样,郭大娘巧骗了蠢敌,把情报安全及时地送到了联络站。

  巧撒传单

  1942年秋的一天,上级交给孙家洼村党组织一批抗日宣传品,要求迅速散发下去。几个党员凑在一起分析,认为把传单撒在观里集最好,观里集人多,教育面广,对敌人的打击也更有力。“把传单交给我吧!”郭大娘自告奋勇地承担了任务。

  任务抢到手后,难题又来了,这么多传单怎么拿上集?又怎么个撒法?灯下,郭大娘琢磨着,推敲着,忽然计上心来,她找出一块土布剪成三角形,缝在袖筒里,下端留一漏口,又把传单叠成小方形装在里面,手一抠就掉出一张。忙活了大半夜,又试了几遍,妙极了!袄袖又宽又长,敌人很难发现里面的秘密。

  第二天天刚亮,郭大娘就挎着篮子向观里集奔去。敌兵幽灵似的在集上走来窜去,郭大娘避开敌哨,先到了粮食市,她一手抓起粮食看成色,一手在论价的时候撒下了传单。撒完粮市,又到了花生市、杂品市……她连赶了6个集,顺利地散发了近700份传单,到第7个集,一帮伪军在郭大娘刚离开的地方捡到一个纸卷,展开一看,是一张写着“日本鬼子就要完蛋,替鬼子卖命的汉奸没好下场!”的传单,敌人又惊又怕,想不到共产党的传单竟撒到了他们眼皮底下,集上的空气一下子紧张了起来。砰、砰!敌人为了壮胆,朝天连放几枪,顿时人群大乱,人们喊叫着、奔跑着,四处逃散。郭大娘趁此机会将剩下传单全部撒完,然后随着混乱的人群离开了观里集。

  传单一批接一批的来,为了扩大宣传面,郭大娘常常把两个四五岁的孩子扔在家里,提着糨糊到十几里外的北照、宋格庄、观里等村去张贴,一宿贴五六个村子,步行三四十里路,越沟爬坡,趟河过岭,还要经过几个乱葬岗。有时看不清路,掉进齐腰深的坟穴里,她爬出来抹一把头上的冷汗继续向前闯。到北照村贴传单时,刚进村狗就汪汪地叫了起来,她赶紧脱下了木底鞋,光着脚,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传单在街头巷尾贴个遍,然后又赶紧向王太后村奔去。赤脚过河时,被章荻根穿透了脚背,露出了骨头,痛得她满头大汗。天快亮了,身边还有一些传单没撒完,带在身上也太危险,怎么办?“这些传单是对敌斗争的武器,决不能让它白白丢掉!”想到这里,她用绑腿带裹紧伤口,咬紧牙关,又一步一拐地坚持到附近村子把传单全部贴完。一时间,官道一带沸腾了,群众三个一簇,五个一堆地议论着:“传单的威力真不小啊!”“观里炮楼有好几个伪军看了传单,开小差跑了”,“八路军里出了神人了!”种种传闻不翼而飞,而敌人则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,观里炮楼的鬼子看到离炮楼不到二百步的围墙上贴了很多传单,又气又怕,抓不到共产党,只好恼羞成怒地抓站岗的鬼子出气。

  忘我战斗

  1942年秋天,鬼子“扫荡”日益频繁,斗争越来越残酷,区公所几乎是一天换一个地方,郭大娘既要组织群众支前,又要配合部队反“扫荡”,一转眼已有几个月没回家了。

  一天区里往莱阳送兵,回来时路经孙家洼村,郝区长非让郭大娘回家看看孩子不可。郭大娘的丈夫前年被鬼子打死了,两个女儿出了嫁,两个大儿子参了军,家里只剩下一个11岁和一个4岁的儿子,这么长时间没回家,孩子没人照顾,也不知怎么样了。到家一看,门锁着,孩子到哪去了?不一会儿,两个孩子背着草从村头走来,三儿子老远就认出了站在门前的母亲,哭喊着向郭大娘扑去。小儿子一听“妈妈”二字,便哇的一声不顾一切地往前扑。郭大娘紧紧搂住孩子,看着他们那干巴巴的小脸,问道:“这些日子你们吃的什么?”“俺吃的干饭。”“干饭?哪儿来的米做干饭呢?”“妈妈,米在这儿,一点也不好吃。”小儿子伸出瘦骨嶙峋的小手,指着炕前的小缸说。郭大娘走近一看,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,这是什么米呀,是半缸谷糠!目睹此状,郝区长的眼睛湿润了,这样的场面,谁见了不潸然泪下呢?

  孩子见了久别的母亲,亲热地偎依在母亲的怀里,搂住母亲的脖子说这道那,“妈,你还走吗?”“我不跟哥哥,我要跟妈妈。”郭大娘的心在颤抖,她爱孩子,孩子更不愿离开妈妈,但是区上还有急事,要马上返回,不能让孩子缠住脚。想到这里,她毅然地放开了孩子,催着郝区长赶快上路。见母亲又要走,小儿子哇的一声又哭开了,两只小手紧紧抓住母亲的衣袖不放,三儿子也眼泪汪汪地带着哭音说:“妈,你又要上哪?”“上你姥姥家去,你姥姥病了,你们饿了先到你嫂子家去要点吃吧。”“妈,你可早点回来呀!”“等你姥姥好了,我就回来看你们。”三儿子到底懂点事了,听母亲一说,便去哄那嘶哑着嗓子、拼命地抓住母亲的弟弟。郭大娘看了看两个恋恋不舍的孩子,狠了狠心,赶紧走出了家门,朝区公所奔去。

  郭大娘就是这样,一心献身革命事业,忘记了家庭,忘记了个人安危,只要是党的号召,她就坚决响应。为支前,她推磨轧碾,通宵达旦;为扩军,她毅然地把两个儿子送往前线。1947年,在攻打三胡山的战斗中,二儿子(连长郭守仙)身负重伤,大儿子(副营长郭守金)壮烈牺牲,听到这一噩耗,郭大娘心痛不已。这打击太沉重了,母亲的心怎能不颤抖呢?但是,她强咽下泪水,暗暗告诫自己:我是党员,又是干部,要挺得住,要为烈属们做出样子。她忍住悲痛,对前来慰问的部队首长说:“守金是我要饭拉扯大的,是党把他培养成人,他为穷苦人的解放献出生命,应该!”她没有被这打击所压倒,仍然像往常一样,在交通线上奔走,为支前工作奔波,群众有事找她,她总是笑脸相迎,可谁知道她内心有多大的创痛呢?

  1943年岗山战斗中,她勇敢地奔跑在火线上,背送伤员时,右腿负伤,她一点也不知道,直到吃晚饭时,低头一看,鞋子里全是血,绑腿带成了血饼子,才知道腿肚子被子弹打穿。县长和同志们都劝她到医院养伤,可她怎么也不肯,“干革命就有流血的事,我受这点伤不碍事”。她坚持随部队转移,最后伤口感染生了蛆,同志们见了都心痛地劝她回去休息,她却满不在乎地说:“不要紧,把蛆拨出来就好了。”在这样一位坚强的同志面前,还有什么可说的呢?

  在漫长的革命征途上,郭大娘度过了艰苦的岁月,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;她的脚印留在家家户户,她的事迹也铭记在人们心中,人民将永远怀念着这位不朽的革命老妈妈。

  小颜有话说

  【初心·英模】专栏中的所有文章均源自《胶东妇女运动史略》一书。该书的作者、烟台妇女工作前辈郝玉子同志历时37年,采访了几十位革命前辈,从浩如烟海的史料和口述中逐条梳理查证,一笔一划记录下胶东妇运的光辉历史。在此,颜芙轩向所有的妇女工作前辈致敬!向伟大的胶东革命精神致敬!

责任编辑:市妇联宣传部
   
 工作动态
   
 规划实施
   
 文献资料
 
烟台妇女网 版权所有
烟台妇联主办 技术支持:淼盾胶东在线